6359杜甫五律《西山三首》读记

时间:2021-11-21 16:59来源:短篇合集目录-短篇合集500篇最新章节列表手机官网-日本黄页 点击:

杜甫五律《西山三首》读记

(幼溪西)

西山三首

其一

彝界荒山顶,蕃州积雪边。筑城依白帝,转粟上青天。

蜀将分旗鼓,羌兵助井泉。西戎背亲善,杀气日相缠。

其二

辛勤三城戍,长防万里秋。烟尘侵火井,雨雪闭松州。

风动将军幕,天寒使者裘。漫山贼营垒,回首得无忧郁?

其三

子弟犹深入,关城未解围。蚕崖铁马瘦,灌口米船稀。

辩士安边策,元戎决胜威。现在乌鹊喜,欲报凯歌归。

此诗作于广德元年(763)十二月松州被围时。西山是今成都平原以西,岷江及大渡河上游诸山统称。唐时为吐蕃与大唐边界地带。《读史方舆纪要》(卷67):“青城山。县西南五十里。连峰接岫,奇胜纷歧,为郡境之巨镇。自是而西南有成都高台、天仓、天堂诸山,又有圣母山及便傍诸山。便傍山表即为番境,盖天因此界华夷也。”此组诗写吐蕃寇边包围松州,也写官军御敌补给难得,还写了作者的忧忧郁和期待。

彝界荒山顶,蕃州积雪边。筑城依白帝,转粟上青天。

彝界:彝族的边界。此处指归附诸族地区。

蕃州:唐代以周边归附诸族设置的州。无数是说相符州;也有正州,但以部落首领世袭刺史、司马。唐时仅松州就有104个蕃州。

筑城:设置竖立的军或镇。《新唐书-兵志》:“唐初,兵之守边者,大曰军,幼曰守捉,曰城,曰镇。而总之者曰道。…其军、镇、城、守捉皆有使。而道有大将一人。曰大总管。斯须更曰大都督。”

白帝:即西方白帝少昊。此处同青天。

转粟:运输粮食。《喻巴蜀檄》(汉-司马相如):“郡又擅为转粟运输,皆非陛下之意也。”参考:《请减三城戍兵疏》(唐-高适):“平戎以西数城,邈若穷山之巅,蹊隧险绝,运粮于束马之路,坐甲于无人之乡。”(平戎城,今理县西北鹧鸪山东侧。平戎以西尚有明威、软远、万安三城。)(转粟之难,难于“上青天”。)

大意:归附诸族的边界在荒山顶,多多蕃州都在雪山下。朝廷筑城在高高的山上,为戍边军队运粮难于上青天。

蜀将分旗鼓,羌兵助井泉。西戎背亲善,杀气日相缠。

羌兵:指归附诸族士兵。

井泉:《礼记-月令》:“天子命有司,祈祀四海、大川、名源、渊泽、井泉。”《送流人》(唐-张籍):“拥雪增军垒,收冰当井泉。”《送单于裴都护赴西河》(唐-崔颢):“汉驿通烟火,胡沙乏井泉。”

西戎:指吐蕃。亲善:亲善友益。唐和吐蕃有两次和亲。所谓舅甥之国。《秦州杂诗》(唐-杜甫):“西戎表甥国,何得迕天威。”《对雨》(唐-杜甫):“西戎甥舅礼,未敢背恩私。”

大意:蜀将分兵御敌,归附诸族兵士配相符追求水源。吐蕃违背了亲善友益,杀气腾腾日日相缠。

辛勤三城戍,长防万里秋。烟尘侵火井,雨雪闭松州。

三城:松州、维州未陷之前为退守吐蕃竖立的三个军镇。

防秋:古游牧族趁秋高马胖时寇边,边军此时特强化退守,谓之防秋。《虢州送天平何丞入京市马》(唐-岑参):“习战边尘暗,防秋塞草黄。”《送边将》(唐-李频):“防秋戎马恐来奔,诏发将军出雁门。”《对雨》(唐-杜甫):“雪岭防秋急,绳桥制服迟。”

烟尘:烽烟和战场上扬首的尘土;借指战乱。《七契》(南梁-萧统):“当朝有仁义之师,边境无烟尘之惊。”《燕歌走》(唐-高适):“汉家烟尘在东北,汉将辞家破残贼。”

火井:盐井。《蜀都赋》(晋-左思):“火井沉荧于幽泉,高焰飞煽于天垂。”刘逵注:“蜀郡有火井,在临邛县西南。火井,盐井也。欲出其火,先以家火投之。斯须许,隆隆如雷声,焰出通天,光辉十里。”《元和郡县图志》(卷31):“邛州。临邛县,紧。郭下。…火井,广五尺,深三丈,在临邛县南一百里。以家火投之,有声如雷。以竹筒盛之,持走镇日不灭。”

大意:多年来,三个军城辛勤戍守,万里边疆辛勤防秋。今天战火已烧到邛州火井,雨雪中敌人已包围松州。

风动将军幕,天寒使者裘。漫山贼营垒,回首得无忧郁?

使者:指朝廷派去吐蕃议和的使者。《新唐书-吐蕃传》:“明年(广德元年),使散骑常侍李之芳、太子左庶子崔伦去聘,吐蕃留不遣。”

裘:《说文》:“裘,皮衣也。”《善哉走》(曹魏-曹丕):“策吾良马,被吾轻裘。”

大意:冷风吹动着将军幕帐,寒气穿透了使者皮衣。漫山都是侵犯者的营垒。回想下前因效果,哪能不使人忧忧郁?

子弟犹深入,关城未解围。蚕崖铁马瘦,灌口米船稀。

子弟:指从军者。《史记-淮阴侯列传》:“三秦王为秦将,将秦子弟数岁矣。”《题阳人城》(唐-吕温):“天下首兵诛董卓,长沙子弟最先来。”

蚕崖关、灌口:《元和郡县图志》(卷31):“(彭州)导江县,看。东至州五十八里。…灌口山,在县西北二十六里。汉蜀文翁穿湔江溉灌,故以灌口名山。又灌口山西岭有天彭阙,亦曰天彭门,两石相立如阙,故名之。…蚕崖关,在县西北四十七里。其处江山险绝。凿崖通道,有如蚕食,因以为名。…灌口镇,在县西二十六里。后魏置。自不都雅坂迄千顷山,五百里间,两岸壁立如峰,瀑布飞流,十里而九,前人以为井陉之厄。”

铁马:披甲的战马;借指野蛮勇猛的骑兵。《石阙铭》(南梁-陆倕):“铁马千群,朱旗万里。”李善注:“铁马,铁甲之马。”《书愤》(宋-陆游):“楼船夜雪瓜州渡,铁马秋风大散关。”

米船:运粮船。《悲江南赋并序》(北周-庾信):“陶侃空争米船,顾荣虚摇羽扇。”

大意:关城异国解围,士兵仍在向深处突入。然而蚕崖关的战马消瘦,灌口镇的军粮添加不能。

辩士安边策,元戎决胜威。现在乌鹊喜,欲报凯歌归。

辩士:能言善辩之士。《庄子》:“辩士无谈说之序,则不笑。”《辩士》(唐-贾岛):“辩士多毁訾,不闻谈己非。”

元戎:主帅。《六月》:“元戎十乘,以先启走。”朱熹集传:“元,大也。戎,戎车也。”《出塞》(隋-虞世南):“上将三略远,元戎九命尊。”《厉中丞枉驾见过》(唐-杜甫):“元戎幼队出郊坰,问柳寻花到野亭。”

乌鹊:喜鹊。古以鹊噪而走人至,因常以乌鹊预示远人将归。《西京杂记》(卷3):“乾鹊噪而走人至。蜘蛛集而百事嘉幼。”(乾鹊即喜鹊)。《得弟新闻》(唐-杜甫):“浪传乌鹊喜,深负鹡鸰诗。”《镇江别总领愚子催归》(宋-戴复古):“老妻悬看占乌鹊,愚子催归若杜鹃。”(也有说“乌鹊”指乌鸦与喜鹊。唐人也有拜乌之俗。略。)

大意:善辩之士快出安边之策。军队主帅快展现决胜威力。今天早晨听到了喜鹊的叫声,是不是在通知官军即将凯旋而归。

“其一”写西山战事。前二联写西山环境。西山是西部边境。那里有许多“蕃州”(包括说相符州)。那些归附的诸族生活在“荒山顶”和“积雪边”。(芜秽严寒)。朝廷在高山上建了若干军城,为这些军城运送粮草难于“上青天”。(补给艰难)。后二联写西山战事。蜀将在分兵迎敌,归附诸族的兵士也在支援官军。(战斗正酣)。吐蕃违背了亲善友益,杀气腾腾日日纠缠。(战之因为)。(搏斗是吐蕃提首。官军在分兵御敌。条件艰苦,补给艰难。)

“其二”写松州之围。前二联写吐蕃寇边。为“防秋”,在西山前沿曾竖立三军镇。然而吐蕃打过来了。三军镇已为贼军攻陷。现在战火已烧到盐井,贼军已包围松州。(现象危殆)。后二联叹安边无策。将军出动,战事不幸。使者出使,和谈无果。现在“漫山贼营垒”,一旦失踪了松州,效果不堪设想。怎不让人忧郁心如焚!(杜甫之忧郁:吐蕃倘若再打到彭州,成都平原就袒露在吐蕃眼前。)

“其三”忧郁松州陷落。前二联写战事危险。松州官军被包围。表围官军还在深入。但粮草补给难得。“深入”的战马乏草兵士缺粮。(这仗咋打?)后二联写期待。杜甫期待辩士快点拿出“安边策”。领兵元帅(如高适)快点打出“决胜威”。杜甫说早晨他听到“乌鹊喜”,莫不是官军打赢了要凯旋归?(杜甫之愿。)

此诗写作时,西山之战还在进走。杜甫清新补给难得清新战事艰难但期待官军胜利。杜甫写了忧忧郁写了发急写了期待,别无它意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